每年夏季5、6月到德累斯頓,老城內天天都有音樂節。在靠近森伯歌劇院與茨溫格宮的地方,有一座朝霞一般色澤的城堡式建築。蘆筍季節開始的時候,陽光也常常眷顧。露天的庭院內,常見人們端著大杯啤酒相聚桌前。我從八、九年前開始常到訪德累斯頓,開始時並不知道這座“城堡”居然是酒店。某次與朋友在庭院內坐下喝一杯,才了解了個中有趣的歷史。

原來,這裡與18世紀的薩克森選帝侯“強力王”奧古斯特的情事有關。相傳他真正愛過的女人只有安娜·康斯坦伯爵夫人,這位選帝侯當年被迷得神魂顛倒時,為情人在自己的宮殿旁修建了塔森伯格宮(Taschenbergpalais)。安娜·康斯坦伯爵夫人卻只在宮邸裡住了5年,據說是因為她性情太剛烈,“強力王”無法忍受,於是將她驅逐了出去。

雖然宮殿在二戰時被炸毀,只剩下了斷壁殘垣,但在1995年,昔日的華貴在尺椽片瓦之上重建了起來。一座融合了華麗巴洛克藝術與優雅當代室內設計的新宮殿落成,這就是今日的塔森伯格宮凱賓斯基酒店。因為建築特別,這裡與德累斯頓舊城一起,被列入保護文物名錄之內。

作為酒店,這真是一家不尋常的下榻地。我們見慣了商務型、高層建築,但在這裡,你可以踩著全歐洲最寬敞之一的旋轉梯級,頭頂是18世紀留下來的原版吊燈,走進“音樂沙龍”內觀看作曲與指揮大師理查·施特勞斯用過的指揮棒;推開3樓寬大的陽台門,欣賞對面茨溫格宮的大氣與古典美。普京、奧巴馬到訪德累斯頓時,也是下榻在此。不過他們入住的是300多平方米的皇家套房,是這裡惟一保留著18世紀華麗古典裝潢的房間。

在移步換景的德累斯頓舊城內,塔森伯格宮本身就是一個景點。住在景點裡,你完全可以一整天就賴在中庭內,在地中海風味的Intermezzo餐廳、法式小酒館Palais Bistro,或者全歐洲有名的Karl May酒吧之間任意選擇自己喜歡的,在聽不見車水馬龍的靜謐中品嚐夏季清爽的白蘆筍草莓沙律。白蘆筍就來自德累斯頓與柏林周邊,從4月底到6月20日之間供應,過時就不再應節了。

而從這個景點步行到任何一個舊城主要景點,步行都不會超過5分鐘。那些熙攘擁擠又交通繁忙的熱門旅遊地簡直難以望其項背。

文章由 hi-europe.net 授權轉載。


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