圖/Shuwen

Luxembourg's Little Switzerland

“我們就從這裡上去吧!”說著,嚮導Marianne Origer女士把車停在了山路邊。我走下車,四處張望著陡峭的山崖,並沒有看見可以向上攀登的道路。“就在這裡,”我順著嚮導手指的方向看去,這才發現兩座陡峭的山崖之間有一條向上蔓延的狹長小路。“這是一道裂縫。因為不斷地有水流從山頂流下來,最開始是在山頂處形成了縫隙,最後整座山被水'劈成'兩半。”裂縫狹長而陡峭,我扶著鐵質的扶梯上行,不斷聽到衣服摩擦兩邊山壁發出的聲響,大約60度角的坡度讓我在走完這短短的幾十米後氣喘吁籲。我在盧森堡的徒步之行就這樣開始了。

被稱為“小瑞士”米勒塔爾(Mullerthal)的米勒塔爾徒步線(Mullerthal Trail)是盧森堡最著名的徒步路線,也是歐洲最受歡迎的徒步線之一。“'小瑞士'這個名字是荷蘭人取的,他們是來到這裡旅行的第一批遊客。連綿起伏的山丘讓他們聯想到瑞士,於是便把這裡稱作'小瑞士'了。”嚮導Origer女士說道。Mullerthal位於盧森堡東部,以豐富的自然景觀而聞名。Mullerthal Trail全長112公里,由三段路線組成,每段路線都有各自的獨特風光。路線一以Mullerthal最大的城市——埃希特納赫(Echternach)的人文風光與叢林、原野為盛,而我徒步經過的路線二、三則是以多樣的岩層景觀、古老而浪漫的山丘與城堡而受到遊人的青睞。

愜意與驚險並存的林間徒步

徒步最開始的時候,一切都是輕鬆而愜意的。我一個人向前走去,Origer則驅車至路線的末端與我會和。初來乍到的我完全不用擔心是否會在山林間迷路,路邊樹木上“M”字樣的標識和綠色的字母表示的路段名稱提醒著我前進的方向,而樣貌​​原始的叢林間也有修繕完好的台階和小橋,只要順著路線向前走就不會出錯。不用擔心路線的問題,我便可以全身心地享受大自然了。路邊高聳的岩石各具形態,有的似是人型——肥頭大耳,雙唇緊閉,威嚴地俯瞰著整片山林;有的層層疊疊,像是堆在盤子裡的一疊鬆餅,而那層疊的岩石間長出的花草垂盪下來,就是那鬆餅間溢出的果醬;還有一些岩石因為水分的溢出而在表面形成了一個個窟窿,遠遠看去就像是一個巨大的蜂巢……

圖/Shuwen

與Origer會和後,我們一同在樹林間行走了一段。“冬季裡因為下雨和風暴,樹林間總是有一些雜亂,但這不就是生命自然生長的樣子嗎?”當我們艱難地邁過一根擋在路上的樹杈時,她這樣說道。她撿起樹杈扔到旁邊的樹叢中,“有時候我們把擋在路上的樹枝撿走,但如果不是太礙事,就讓它呆在那裡,這樣可能就會有新的樹木生長出來。”山林很大,人很少,樹林間的聲響顯得尤為清晰。我們踩著滿地的落葉向前走,腳下是咔嚓咔嚓的碎裂聲;一陣風吹過,樹葉颯颯,有時會有樹枝被折斷;一路上溪水潺潺,聽Origer說,夏天時這些小溪流常常都是乾涸的;還有那小動物、小昆蟲簌簌地竄動著,鳥兒噗噗地扇動著翅膀……

但有時,你是無法顧及景色的。“接下來,我們要穿越一個長長的山洞。”Origer說道。在我眼前的是一個狹長的三角形入口,在一座巨大的岩石之下,裡頭很幽暗。我小心翼翼地走在前面,有時候需要側著身通過。光線漸漸微弱下來,但似乎是一瞬間裡,我們陷入了一片漆黑。“該用手電了,”Origer在身後提醒我。我打開手電,驚訝地發現,一道山牆就豎立在我眼前半米不到的距離,而我的右方則是另一道深不見底的通道。整個山洞只有一兩百米的距離,但是未知的盡頭將它拉得很長很長。終於快要到出口了,山洞裡又慢慢恢復了光亮。原本那個漆黑的三角形入口現在成了一幅三角形的山林風光圖景。

圖/ORT MPSL

山谷中的古老城堡

傍晚時分天氣忽然多雲轉晴,我們驅車行駛過一大片原野,綠色的草原鑲上了金邊。從一座小山丘上拐彎下行時,一座古老的城堡出現在叢林裡。“盧森堡所有的中世紀城堡都建造在山頂上,只有Beaufort的這兩座城堡坐落於村莊之內。”Origer向我介紹道。車子繞過城堡的一邊,我看到在這座城堡之後還有一座風格迥異的城堡與它相連。

車子停靠在鑲嵌在圍牆中的木質大門前,兩側泛黃的磚牆上爬滿了紅色的葉子。難以想像,這樣古老的建築中依然還有人居住著,而她便是將帶領我參觀城堡的Yvette Spina女士。“城堡在400多年前開始建造,分為幾個歷史時期完成,它的第一任主人從沒有在這裡生活過。”Spina將城堡的歷史向我悠悠道來。整座城堡由一座中世紀城堡與它身後的文藝復興時期城堡構成,當中由一座繩橋相連,城堡之後有一座靜謐的花園,而在地下還有一座釀酒廠,如今它依然在運作著。直到2012年,城堡的最後一位主人Anne Marie Linckels-Volmer去世後,城堡才開始對公眾開放參觀。

兩座城堡連接著不同的歷史時期,如今也依然存放著許多歷史的印記。中世紀的城堡中曾用為馬厩和牛棚的房屋中依然留存著隔欄,而現在它用於展示曾經用於加工食品的工具與交通工具。深藍色的馬車是半敞篷的樣式,前面還放著用於存放行李的竹編行李箱,沒有馬車夫的座位。“這輛馬車是給年輕人使用的,他們沒有錢,自己駕車也就省去了僱傭馬車夫的花費。”Origer說道,“還有這輛雪橇車也一樣,”棕褐色的木質雪橇車上是一個白色的布棚,遮蓋著頂部,木塊支撐底部,代替了車輪。“只有在雪非常厚的時候才可以駕駛,而且在下雪天的時候使用敞篷的雪橇車,也不能行駛太遠的距離。”我的腦海中不斷閃現黑白電影的片段,想像著那時候英俊倜儻的年輕人駕著馬車、雪橇車在風中馳騁的模樣。

圖/ Shuwen

而另一座城堡中則完好地保留著Linckels-Volmer女士曾經生活中的環境。當我們穿過長廊,看到窗戶上彩繪的家族標誌時,在寬敞明亮的書房裡看到展開的折疊寫字台時,在參觀如普通人家使用的簡單的廚房時,感覺這座城堡彷彿依然有人居住著。廚房後面還有一座玫瑰園,“Linckels-Volmer女士特別喜歡玫瑰花”,Spina說道。我們走進這個不大的花園,在寒冷的冬日里依然有玫瑰花盛開著。

休憩時刻

徒步之後的大快朵頤著實讓人滿足!Origer和我來到了位於Berdorf的一家別具格調的小餐廳。“這家餐廳由一對夫妻設計並經營。丈夫是當地有名的建築師。”Origer介紹道。名為Berdorfer Eck的小餐館位於米勒塔爾自然公園(Natural Park Mëllerdall)附近。中午時分,有不少和我們一樣的徒步旅行者前來用餐。餐館提供“每日菜單”,同樣美味的食物卻有更優惠的價格。當天我們品嚐的是牛肉捲意麵。也許是當地人都熱愛戶外運動的原因吧,餐館都提供著大分量的食物,但這也沒有把飢腸轆轆的我們難倒。主餐後還有新鮮製作的提拉米蘇,香醇的可可粉、鬆軟的蛋糕和絲滑的蛋黃、當地榛子酒混合在一起,口感豐富而美好。此外,Berdorfer Eck還為旅客提供當地特產、基本日用品和7個優雅的房間。

圖/Véro Kolber

位於博恩(Born)的Ramborn Cider則讓我們領略了最傳統的蘋果酒釀造技藝。Ramborn Cider是盧森堡第一家蘋果酒製造商,所使用的蘋果來自當地傳統果園。“一個夏日,三位老朋友前往英國旅行,當他們品嚐著當地的蘋果酒時,便開始談論起自己的父輩是如何製作這種飲品的。製造屬於盧森堡自己的蘋果酒這一念頭由此而來。”我們坐在一個小展示廳裡觀看著介紹影片。幾座傳統的盧森堡建築圍繞在一起,其中包括釀酒桶陳列室、壓榨蘋果並生產成蘋果酒的工廠,以及陳列著不同口味產品的展示廳。一一參觀過後,工作人員慷慨地讓我們品嚐了各種產品。由不同品種的蘋果生產出的飲品有各自獨特的風味。其中我最喜歡的,也是Ramborn最受歡迎的一款叫做Ramborn Original。它由多種品類的蘋果製作而成,卻沒有遮掩作為酒精飲料本身的獨特口感,像是一種“尤為清甜可口的啤酒”。

文章由 hi-europe.net 授權轉載。


分享